傅雷曾十二分满怀信心地对傅聪说,忽而欢欣若狂

  亲爱的孩子,半年来你唯一的一封信不知给我们多少快慰。看了日程表,照例跟着你天南地北的神游了一趟,作了半天白日梦。人就有这点儿奇妙,足不出户,身不离斗室,照样能把万里外的世界,各地的风光,听众的反应,游子的情怀,一样一样的体验过来。你说在南美仿佛回到了波兰和苏联,单凭这句话,我就咂摸到你当时的喜悦和激动;拉丁民族和斯拉夫民族的热情奔放的表现也历历如在目前。

2012-04-18 23:13:23

这是一本相见恨晚的书,值得时时温故而知新。书里收录了傅雷一家在1954到1966年之间的往来书信,将那个年代几乎是顶级知识分子家庭的情景展现在我们面前。傅雷曾十分自信地对傅聪说,

  照片则是给我们另一种兴奋,虎着脸的神气最像你。大概照相机离得太近了,孩于看见那怪东西对准着他,不免有些惊恐,有些提防。可惜带笑的两张都模糊了(神态也最不像你),下回拍动作,光圈要放大到F.
2 或F. 3.5,时间用1/100 或1/150 秒。若用闪光(即flash)则用F.
11,时间1/100或1/150
秒。望着你弹琴的一张最好玩,最美;应当把你们俩作为恃写放大,左手的空白完全不要;放大要五或六英寸才看得清,因原片实在太小了。另外一张不知坐的是椅子是车子?地下一张装中国画(谁的?)的玻璃框,我们猜来猜去猜不出是怎么回事,望说明!

1、
自己责备自己而没有行动表现,我是最不赞成的…只有事实才能证明你的心意,只有行动才能表明你的心迹。

你别忘了:你从小到现在的家庭背景,不但在中国独一无二,便是在世界上也很少很少。

  你父性特别强是像你妈,不过还是得节制些,第一勿妨碍你的日常工作,第二勿宠坏了凌霄。——小孩儿经常有人跟他玩,成了习惯,就非时时刻刻抓住你不可,不但苦了弥拉,而且对孩子也不好。耐得住寂寞是人生一大武器,而耐寂寞也要自幼训练的!疼孩子固然要紧,养成纪律同样要紧;几个月大的时候不注意,到两三岁时再收紧,大人小儿都要痛苦的。你的心绪我完全能体会。你说的不错,知子莫若父,因为父母子女的性情脾气总很相像,我不是常说你是我的一面镜子吗?且不说你我的感觉一样敏锐,便是变化无常的情绪,忽而高潮忽而低潮,忽而兴奋若狂,忽而消沉丧气等等的艺术家气质,你我也相差无几。不幸这些遗传(或者说后天的感染)对你的实际生活弊多利少。凡是有利于艺术的,往往不利于生活;因为艺术家两脚踏在地下,头脑却在天上,这种姿态当然不适应现实的世界。我们常常觉得弥拉总算不容易了,你切勿用你妈的性情脾气去衡量弥拉。你得随时提醒自己,你的苦闷没有理由发泄在第三者身上。况且她的童年也并不幸福,你们俩正该同病相怜才对。我一辈子没有做到克己的功夫,你要能比我成绩强,收效早,那我和妈妈不知要多么快活呢!

2、
一个又一个的筋斗栽过去,只要爬得起来,一定会逐渐攀上高峰,超脱在小我之上。辛酸的眼泪是培养你心灵的酒浆。不经历尖锐的痛苦的人,不会有深厚博大的同情心。

他有如此自信,全凭着他对自己的严格要求,和对傅聪教养的用心之极致。

  要说exile[放逐],从古到今多少大人物都受过这苦难,但丁便是其中的一个;我辈区区小子又何足道哉!据说《神曲》是受了exile[放逐]
的感应和刺激而写的,我们倒是应当以此为榜样,把exile[放逐]
的痛苦升华到艺术中去。以上的话,我知道不可能消除你的悲伤愁苦,但至少能供给你一些解脱的理由,使你在愤懑郁闷中有以自拔。做一个艺术家,要不带点儿宗教家的心肠,会变成追求纯技术或纯粹抽象观念的virtuoso[演奏能手],或者像所谓抽象主义者一类的狂人;要不带点儿哲学家的看法,又会自苦苦人(苦了你身边的伴侣),永远不能超脱。最后还有一个实际的论点:以你对音乐的热爱和理解,也许不能不在你厌恶的社会中挣扎下去。你自己说到处都是outcast[逐客],不就是这个意思吗?艺术也是一个tyrant[暴君],因为做他奴隶的都心甘情愿,所以这个tyrant[暴君]尤其可怕。你既然认了艺术做主于,一切的辛酸苦楚便是你向他的纳贡,你信了他的宗教,怎么能不把少牢太牢去做牺牲呢,每一行有每一行的humiliation[屈辱]
和rnisery[辛酸] ,能够resign[心平气和,隐忍]
就是少痛苦的不二法门。你可曾想过,萧邦为什么后半世自愿流亡异国呢?他的OP.25[作品第25
号] 以后的作品付的是什么代价呢?

3、
把自己的思想写下来,比着光在脑中空想是大不同的。写下来需要正确精密的思想,所以写在纸上的自我检讨,格外深刻,对自己也印象深刻。

说起来,还不光是家庭教育的一个极好的范例,更是如何做人、做事的一个典范。

  任何艺术品都有一部分含蓄的东西,在文学上叫做言有尽而意无穷,西方人所谓between
lines(弦外之音] 。作者不可能把心中的感受写尽,他给人的启示往往有些
还出乎他自己的意想之外。绘画、雕塑、戏剧等等,都有此潜在的境界。不过音乐所表现的最是飘忽,最是空灵,最难捉摸,最难肯定,弦外之音似乎比别的艺术更丰富,更神秘,因此一般人也就懒于探索,甚至根本感觉不到有什么弦外之音。其实真正的演奏家应当努力去体会这个潜在的境界(即淮南子所谓“听无音之音者聪”,无音之音不是指这个潜藏的意境又是指什么呢?)而把它表现出来,虽然他的体会不一定都正确。能否体会与民族性无关。从哪一角度去体会,能体会作品中哪一些隐藏的东西,则多半取决于各个民族的性格及其文化传统。甲民族所体会的和乙民族所体会的,既有正确不正确的分别,也有种类的不同,程度深浅的不同。我猜想你和岳父的默契在于彼此都是东方人,感受事物的方式不无共同之处,看待事物的角度也往往相似。

4、
感情的ruin【创伤,覆灭】,就是要你把这些事当做心灵的灰烬看,看的时候当然不免感触万端,但不要刻骨铭心的伤害自己,而要像对着古战场一般的存着凭吊的心怀。

儿子的信,像激流,时而冲向峡谷,时而像瀑布倾泻而出,越流越宽广,越流越恣意,这些水流新冲刷的河道,创造着新的生命希望。父亲的信,就像平稳的溪流,清澈无声,方向清晰明确,向着江河湖海,有条不紊地坚定地流去。

5、 最折磨人的不是脑力劳动,也不是体力劳动,而是操心【worry】。

傅雷作为一个大艺术家,一生翻译了大量巴尔扎克、罗曼罗兰等的作品,在文学、音乐、教育等领域均有自己独到、深刻而系统的见解,这些是成就傅雷家书的核心背景,但就此定论他是极为偏见的,也许他最大的成就,只是做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人,在外获得无数荣誉,影响着一代代人,在家里,他是灵魂般的存在。

6、
对付你的精神要像对付你的手与指一样,时时刻刻注意放松…斗争的方式当然不是紧张,而是冲淡,而是多想想人生问题,宇宙问题,把个人看得渺小一些,那么自然会减少患得患失之心,结果身心反而舒泰,工作反而顺利。

最好的导师,是人生导师,如果父母能胜任,便是子女极大的福分。傅雷对人性对社会的认知极为深刻,对许多微妙的细节掌控很到位,并且他能从各种琐碎中找到共性,那些微妙的共性都是至理,这样的修为不是一蹴而就的,它来自过往种种积累,他的足迹、笔迹还有心迹,都比一般人来得更为深刻,唯有深刻而不间断地思考,才能达到如此的高度和境界。

7、 The first prize is always “luck”.

人生紧要的几件事,就那么几件,紧要的几步路,就那么几步,走得好与不好,无关外人,全凭自身的觉悟。在傅聪的成长路上,毫无疑问,他的父亲,傅雷,扮演着人生导师的角色,甚至更多的角色,这种“量身定做”的“陪伴”,显然获得了极好的回应。

8、
赤子之心…赤子便是不知道孤独的。赤子孤独了,会创造一个世界,创造许多心灵的朋友。

在学业事业方面,傅雷亦师亦友,谦虚、好奇,以自己事业经验来引导傅聪的感受和认识,但在专业的广度和深度上又无比尊重孩子的意见。

9、
你说常在矛盾与快乐之中,但我相信艺术家没有矛盾不会进步,不会演变,不会深入。有矛盾正是生机蓬勃的明证…解决一个矛盾,便是前进一步。矛盾是解决不完的,所以艺术没有止境,没有perfect的一天,人生也没有perfect的一天!惟其如此,才需要我们日以继夜,终生的追求、苦练;要不然大家做了羲皇上人,垂手而天下治,做人也太腻了!

希望你把练琴时间抽一部分出来研究理论。琴的问题一时急不来,而且技巧根本要改。乐理却是可以趁早赶一赶,无论如何要有个初步概念。否则要国外去,加上文字的困难,念乐理比较更慢了。此点勿要注意。

感性认识固然是初步印象,是大概的认识;理性认识是深入一步,了解到本质。但是艺术的领会,还不能以此为限。必须再深入进去,把理性所认识的,用心灵去体会,才能使原作者的悲欢喜怒化作你自己的悲欢喜怒,使原作者每一根神经的震颤都在你的神经上引起反响。

10、一个人往往对手头的东西(或是机会,或是环境,或是任何可贵的东西)不知珍惜,直到要失去了的时候再去后悔!这是人之常情,但我们不能因为是人之常情而宽恕我们自己的这种愚蠢,不想法去改正。

艺术上,父子互相探讨学习,互相帮助着前进。傅雷翻译了很多音乐家的文章传记等,寄给孩子,对音乐提出极为专业的鉴赏意见,并且有一颗博大的心,希望儿子在国外所接受的最好的艺术淬炼能得到扩散和传承,帮助到更多热爱音乐的孩子。

11、一个热情的人,尤其是青年,过火是免不了的;只要心地善良、正直,胸襟宽,能及时改正自己的判断,不固执己见,那就很好了。

你去年一到波兰,弹萧邦的风格立刻变了;回国后却保持不住;这一回一到波兰又变了。……希望你时时警惕,对于你新感受的东西不要让它浮在感受的表面;而要仔细分析,究竟新感受的东西和你原来的观念、情绪、表达方式有何不同。这是需要冷静而强有力的智力,才能分析清楚的。

为你参考起见,我特意从一本专论莫扎特的书里译出一段给你。另外还有罗曼罗兰论莫扎特的文字,来不及译。不知你什么时候学莫扎特?萧邦在写作的taste方面,极注意而且极感染莫扎特的风格。刚谈完萧邦,接着研究莫扎特,我觉得精神血缘上比较相近。不妨和杰老师商量一下……

12、热情是一朵美丽的花朵,美则美矣,无奈不能持久。希望热情能永远持续,简直是愚妄;不考虑性情、道德、品德、思想等等,而单单执著于当年一段美妙的梦境,希望这梦境将来会成为现实,那么我警告你,你可能遇到悲剧的!世界上很少如火如荼的情人能成为美满、白头偕老的夫妇的。

傅雷强调,艺术家要学会克制自己的情绪,做到:让观众的情绪随之起伏,而自己的内心平静如水。这恐怕就是所谓大师的境界了。

13、真诚是第一把艺术的钥匙。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。真诚的“不懂”,比不真诚的“懂“,还叫人好受些。

假如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,使他们如醉如狂,哭笑无常,而你自己屹如泰山,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,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,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。

14、无论如何细小不足道的事,都反映出一个人的意识与性情。修改小习惯,就等于修改自己的意识与性情。

如此细致用心,助力了儿子真正的艺术潜力的爆发,那是从心底升腾对艺术纯粹的爱,不带任何杂质。傅聪谈到苏联李赫特的演奏,无比激动,不知道现如今我们身边那些疲于奔跑于各个艺术特长班的孩子们,有多少能感受到真正的艺术之美:

15、尽管人生那么无情,我们本人还是应当把自己尽量改好,少给人一些痛苦,多给人一些快乐。说来说去,我仍抱着“宁天下人负我,毋我负天下人“的心愿。

他是一个真正的巨人,他的最强音是十二分的最强音,最弱音则是十二分的最弱音;而音质是那么的美,乐句是那么深刻,使人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力量。而技巧,了不起的技巧!简直是鬼神的技巧!每一个音符像珍珠一般,八度音的段落像海潮一般。总而言之,我终生至此为止,包括所有的唱片和实在的人在内,从没听过这样出神入化的演奏。

16、无论男女,只有把兴趣集中在事业上,学问上,艺术上,尽量抛开渺小的自我,才有快活的可能,才觉得活的有意义。

为人和处事方面,大到对待朋友、师长、听众,小到做客礼仪,作为父亲的傅雷都是事无巨细地叮嘱,把他多年对人性对东西方人文的理解融进对儿子的生活指导,相当“贴身”。

17、世界上最有力的论证莫过于实际行动,最有效的教育莫如以身作则;自己做不到的事千万勿要求别人;自己也要犯的毛病先批评自己,先改自己的。

只有事实才能证明你的心意,只有行动才能表明你的心迹。待朋友不能如此马虎。生性并非“薄情”的人,在行动上做得跟“薄情”一样,是最冤枉的,犯不着的。

在饭桌上,两手不拿刀叉时,也要平放在桌面上……出台行礼或谢幕,面部表情要温和,切勿像过去那样太严肃。这与群众情绪大有关系,应及时注意。只要不急,心里放平静些,表情自然会和缓。

切勿一味重情,不好意思。工作时间不跟人出去,做成了习惯,也不会得罪人的。人生精力有限,谁有只有二十四小时……

一个人妨碍别人,不一定是因为本性坏,往往是因为头脑不清,不知利害轻重。所以你在这些方面没有认清一个人的时候,切忌随口吐露心腹。一则太不考虑和你说话的对象,二则太不考虑事情所牵涉的另外一个人。

18、夫妇之间只有彻底谅解,全心包容,经常忍让,并且感情真挚不渝,对生活有一致的看法,有共同的崇高理想与信念,才能在人生的旅途上平安渡过大大小小的风波,成为琴瑟和谐的终身伴侣。

三观的塑造,也许是一个人最重要的,而更为贴合的陪伴和潜移默化,必定要来自实践的淬炼之后,才能得以吸收和升华。

19、人需要不时跳出自我的牢笼,才能有新的感觉,新的看法,也能有更正确的自我批评。

你说常在矛盾与快乐之中,但我相信艺术家没有矛盾不会进步,不会演变,不会深入。有矛盾才是生机蓬勃的明证。眼前你感到的还不过是技巧与理想的矛盾,将来你还有反复不已更大的矛盾呢……别担心,解决一个矛盾,便是前进一步!矛盾是解决不完的,所以艺术没有止境,没有perfect的一天,人生也没有perfect的一天。

只要你能坚强,我就一辈子放了心!成就的大小、高低,是不在我们掌握之内的,一半靠人力,一半靠天赋,但只要坚强,就不怕失败,不怕挫折,不怕打击——不管是人事上的,生活上的,技术上的,学习上的——打击;从此以后你可以孤军奋斗了。

我一生做事,总是第一坦白,第二坦白,第三还是坦白。

你用在理解乐曲方面的理智,希望能普遍的应用到一切方面,特别是用在个人的感情方面。

20、日常生活有规律,并非求生活刻板枯燥,而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,节省更多的精力做些有用的事,读些有用的书,总之是为了更完美的享受…一朝有了安排,就不至于因为无目的无任务而感到空虚和烦躁了。

一个常常自省不断进步的人,对自己身边的人也严格要求,便是自然而然可接受的事了,他总会像茫茫大海中的灯塔般闪耀在那里,即便无言,也是一种坚定的力量。

21、我们深信,人应该为了善、为了荣誉、为了公理而为善,而不是为了惧怕永恒的惩罚,也不是为了求取永恒的福祉。

自问一生对朋友对社会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的事,就是在家里,对你和你妈妈做了不少有亏良心的事……可怜过了四十五岁,父性才真正觉醒!

孩子,我从你身上得到的教训,恐怕不比你从我得到的少。尤其是近三年来,你不知使我对人生多增了几许深刻的体验,我从与你相处的过程中学到了忍耐,学到了说话的技巧,学到了把感情升华!

22、人的伟大是在于帮助别人,受教育的目的只是培养和积聚更大的力量去帮助别人。

而这种力量,这种透着赤子之心的真诚的交流,终究会得到对等的回应。

23、人的发展总是波浪式的,和自然界一样:低潮之后还有高潮再起的可能,峰回路转,也许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“,又来一个新天地呢!所有古人说对人要“盖棺定论”。

这幸福不知应当向谁感谢,即使我没宗教信仰,至此也不由得要谢谢上帝了!我高兴的是我又多了一个朋友;儿子变了朋友,世界上有什么事可以和这种幸福相比的!

24、人类有史以来,理想主义者永远属于少数,也永远不会真正快乐,艺术家固然可怜,但是没有他们的努力与痛苦,人类也许会变得更渺小更可悲。

有一次,傅聪甚至忘情地说,

25、人不知而不愠是人生最高修养…即是人言藉藉,自当格外反躬自省,多征求真正内行而善意的师友的意见。

这些杂乱的感想不知能否表达我心里想说的。有一天能和你们见面,促膝长谈,才能倾诉一个痛快,我心里感悟的东西,岂是我一支笔所能写出来的。

【小引写于后: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】

对于恋爱、失恋、结婚、夫妻关系的维系、养儿育女、家庭财务问题等,这种往往是母亲唱主角的事情,傅雷也是细致地提示,谆谆教诲,仔细地一一道来。

我一生任何时期,闹恋爱最热烈的时候,也没有忘却对学问的忠诚。学问第一,艺术第一,真理第一,爱情第二,这是我至此为止没有变过的原则。

很高兴你又过了一关。……爱情的苦汁早尝,壮年中年时代可以比较冷静。……不经历尖锐的痛苦的人,不会有深厚博大的同情心。所以孩子,我很高兴你这种蜕变的过程。

亲爱的弥拉:人在宇宙中微不足道,身不由己,但对他人来说,却又神秘莫测,自成一套。所以要透彻了解一个人,相当困难,再加上种族、宗教、文化与政治背景的差异,就更不容易。

每个月底你妈妈把全部用途加起来,跟预算比较并分析每一项不同支出:衣、食、住、书籍费、应酬费、零用钱等——为了这项“比较研究”,她有一本特殊的分析账簿。

你工作那么紧张,不知还有时间和弥拉谈天吗?我无论如何忙,要是一天之内不与你妈谈上一刻钟十分钟,就像漏了什么功课似的。

有了孩子,父母双方为了爱孩子,难免不生出许多零星琐碎的争执,应当事先彼此谈谈,让你们俩都有个思想准备:既不要在小地方固执,也不必为了难免的小争执而闹脾气。

人常说富不过三代,我们也常常见很多名人后代不能承继先辈的光辉人生,这就像是个魔咒,又像是一种必然。或者,换句话说,所谓父母对子女的期望,无非是“青出于蓝而甚于蓝”,那么,如何才能获得超越?

像傅雷这样的父亲,多少年如一日,翻译事业是他的“正事”,殚精竭虑地追求自己的事业,从未有过放松,每个星期进行工作的时间是固定的,这个雷打不动,他享受自己的工作过程。其余所有事情,包括育儿,都是额外挤出时间来做的,哪怕是写信。

一个人要做好自己是比较容易的,要改变和影响别人,尤其是自己最亲密的人,是最难的,非极致的自律不可得。也许我们在惊叹一个伟大的灵魂造就了另一个更伟大的灵魂时,需要明晰的是,背后的付出与艰辛,也是超出想象的。

做好自己,身体力行,言传身教。能出世能入世,在理论和现实中穿梭自如,把个人经历总结为普遍的人生哲理,然后化作春风细雨,自然而然地融入到日常生活中,深刻地提升自我,感染他人。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,一切得失都可驾驭,惊喜和超越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新濠国际登录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