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伯特望着这个小男孩,夜色笼罩的街上显得有些迷离和凄清

维也纳的冬天,从阿尔卑斯山上袭来的寒风锋利如刀。

  维也纳的冬天,从阿尔卑斯山上袭来的寒风锋利如刀。

那是圣诞节前几天的一个夜晚,舒伯特从小学校里练完钢琴回家,夜色已经很深,街上看不见一个行人。当然,这么晚了,又这么寒气逼人,谁不想在屋子里靠着壁炉取暖,还会出来到街头散步呢?

  那一个夜晚,舒伯特(1797-1828)从小学校里练完钢琴回家。舒伯特很穷,家里没有钢琴,每天只好到小学校练琴。走在寂静的路上,只听到风响,只看见路灯闪烁,夜色笼罩的街上显得有些凄清。路过一家旧货店的时候,舒伯特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。舒伯特认识这个小男孩,他跟自己学过音乐,和自己一样,是个穷孩子,甚至比自己还要一贫如洗。夜这么深了,小男孩没有回家,还站在寒冷的街头干什么?舒伯特一眼看见了小男孩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那是一本书和一件旧衣服。舒伯特立刻明白了,小男孩是要卖这两样东西,可是站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。谁会买一件太破旧的衣服和一本没什么用的旧书呢?童年的舒伯特也有这样的经历和心境。他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。

虽然,那时舒伯特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,在维也纳也算有点儿名气了,但那时舒伯特的歌曲并不值钱。他的不朽名曲《流浪者》只卖了两个古尔盾,他的《摇篮曲》不过只换来可怜巴巴的一份土豆。靠着这样微薄的报酬,他无法生活。德国的一个出版商答应出版他的歌曲集,可又说还要再等一段时间,因为他正在忙于出版贝多芬的遗作。显然,舒伯特的名气远远赶不上贝多芬。他急需的钱,便还只像是空中飘着的鸟,遥遥无期,迟迟不肯落在他的肩头。

  舒伯特望着这个小男孩。小男孩正抬起头,那双充满忧郁和无奈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相撞,他看见孩子的眼睛里噙满泪水。枯寂的街头、浓重的夜色和凄凉的寒风,把他们两人吞没了。

他依然很穷,他所谓的家,只是一个朋友借给他的房子,他从没有奢望家里能够有一架钢琴,所以每天晚上便只好到离家挺远的一所小学校去练琴。那时候,小学校的学生们都下课回家了,好心的老师允许这个穷音乐家来这里练琴。

  舒伯特弯腰将自己的衣兜掏了个遍,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。可惜并没有多少古尔盾。舒伯特是个贫穷的音乐家,他作的曲子卖不了多少钱,只好靠教授音乐谋生。他自己甚至连一件外衣都没有,只好和同伴合穿一件,谁外出办事谁穿。有时候,连买纸的钱都没有,他不止一次地说:“如果我有钱买纸,我就可以天天作曲了!”他确实穷得出名。

走在寂静的路上,只听到“嗖嗖”的风声,只看见路灯被风吹得晃晃悠悠,醉汉一般闪烁,夜色笼罩的街上显得有些迷离和凄清。

  舒伯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将那些古尔盾交给小男孩,对孩子说:“那本书卖给老师吧!”说罢,他拍拍孩子的肩膀。

路过一家旧货店的时候,舒伯特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,站在店门口前的一盏路灯底下。路灯洒在脚下形成一个椭圆形的光圈,天太冷了,快要把这个小男孩冻僵了,他却像是一座雕像一样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孩子看看手中的钱,他知道那本书值不了那么多的古尔盾。他又望望舒伯特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舒伯特认识这个小男孩,他叫汉斯,刚刚10岁,前些日子还跟自己学过钢琴。汉斯和自己一样,是个穷孩子,甚至比自己还要穷,他的父母早已去世了,他从小跟着当洗衣工的姐姐长大,姐姐对他还不错,但姐姐结婚之后,姐夫对他却像对待仇人一样,总会找一个借口不给他饭吃。

  舒伯特安慰这孩子:“快回家吧,夜已经很深了。”孩子转身跑了,寒风撩起他的衣襟,像鸟儿扑扇着快乐的翅膀。他很快又回过头冲舒伯特喊道:“谢谢你,老师!”舒伯特看着孩子边跑边不住地回头冲自己挥手,一直到孩子的身影消失在夜雾渐起的小街深处。舒伯特也要回家了,他边走边随手翻看着那本旧书。忽然,他看到书中的一首诗,立刻被吸引住了,禁不住站在路灯下仔细读起来,居然情不自禁地朗诵出了声儿:

舒伯特对这样的穷孩子情有独钟,因为自己曾经就是这样一个穷孩子。8岁那年,如果不是家乡的乡村教堂的乐长霍尔策先生免费教他学钢琴,他只能是一个讨饭的乞儿。11岁那年,如果不是教区寄宿制学校的萨列埃里先生免费教授他声乐,还免费让他入学,他也不可能来到维也纳。

  少年看见红玫瑰,

舒伯特像他的老师霍尔策先生和萨列埃里先生一样,特别愿意教汉斯这样的穷学生,而且,像老师当年教他一样,他对汉斯也是免费的,虽然他常常喂不饱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。汉斯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舒伯特夸奖他手指头上就带着和声呢。

  原野上的红玫瑰,

可是,前几天,汉斯再也不到舒伯特这里来学音乐了。

  多么娇嫩多么美;

现在,夜这么深了,他不回家,站在寒冷的街头干什么?舒伯特禁不住向汉斯走了过去。

  急急忙忙跑去看,

汉斯也看见了舒伯特,脸上立刻现出羞涩的红晕,他知道舒伯特对他很好,希望自己能够把心爱的音乐一直学下去,但是,自己却不辞而别。汉斯得去到处找活儿干,他得每天往姐夫的手里交上几个古尔盾,才能够被允许在家里住,端起饭碗。汉斯感到有些对不起舒伯特,很想拔腿跑掉,不让舒伯特看到自己现在这狼狈的样子。

  心中暗自赞美,

可是,他已经跑不掉了。舒伯特已经快步走到他的面前。

  玫瑰,玫瑰,

舒伯特一眼看见了汉斯手里拿着的东西,那是一本书和一件旧衣服。舒伯特立刻明白,小男孩是要卖这两样东西,肯定是站在这里已经一个晚上了,只是站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。

  原野上的红玫瑰。

舒伯特看着汉斯,汉斯抬起头,那充满忧郁和无奈的目光和舒伯特的目光相撞,他看见孩子的眼睛里储满泪水。枯寂的街头,浓重的夜色和凄凉的寒风似乎要把他们两人吞没。头顶上那盏路灯的灯罩晃动着,发出凄清的响声,被寒风带到很远处才消失。

  少年说我要摘你回去,

舒伯特弯腰将自己的衣兜掏个遍,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,可惜并没有多少古尔盾。他并不比汉斯好多少,自己甚至连一件外衣都没有,只好和同伴合穿一件,谁外出办事谁穿。有时候,他连买纸的钱都没有,他不止一次地说:“如果我有钱买纸,我就可以天天作曲了!”在维也纳的音乐家中,他确实穷得出名。

  原野上的红玫瑰。

舒伯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将那些古尔盾一把都塞在汉斯的手里,对他说:“这本书卖给老师吧!”说罢,他用已经冻僵的手拍了拍孩子的肩膀。

  玫瑰说我刺痛你,

汉斯望望手中的钱,他知道那本旧书不值那么多古尔盾。他又望望舒伯特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使你永远不忘记,

舒伯特安慰汉斯:“快回家吧,夜已经很深了。”

  我决不能答应你!

孩子转身跑走了,寒风撩起他的衣襟,像鸟儿扑扇着快乐的翅膀。他很快又回过头冲舒伯特喊道:“谢谢您,舒伯特先生!”

  玫瑰,玫瑰,原野上的红玫瑰。

舒伯特看着孩子边跑边不住地回头冲自己挥手,直到孩子的身影消失在夜雾弥漫的小街深处。舒伯特边走边随手翻看着那本旧书。忽然,他看到书中的一首诗,立刻被吸引住了,禁不住站在路灯下仔细读起来,居然情不自禁地朗诵出了声儿—

  粗暴少年动手摘,

玫瑰,玫瑰,原野上的红玫瑰

  原野上的红玫瑰。

……

  玫瑰刺痛他的手,

这是歌德的诗《野玫瑰》。不知怎么搞的,蓦然之间,寒冷的风和漆黑的夜都不存在了,连周围的世界都不存在了,舒伯特的眼前只有那盛开的野玫瑰,鲜红如火。他似乎闻到了野玫瑰扑鼻的芳香,看到了顽皮孩子们的身影,他甚至觉得那个在原野上摘野玫瑰的孩子,正向他跑来,那个孩子正是汉斯……

  悲伤叹息没有用,

一股清新而亲切的旋律,就这样,从浓重的夜色中,从苍茫的夜空中,从寒冷的夜风中飘来,在舒伯特的心里泛起如花开一般荡漾的涟漪,他的心中充满了芬芳。

  只得任他摧残去。

舒伯特加快了步伐,向家中走去。走着走着,他居然被这旋律裹挟着,禁不住跑了起来。他飞也似地跑回家,进了屋门,立刻拿起笔和五线谱。屋子里没有一点儿炉火,冰冷如同冰窖一般,呵气如霜,白雾一样在舒伯特面前的五线谱上飘荡着。他不停地跺着脚,不住地搓着手,后索性把窗帘一把拉开,把窗户推开,让那呼啸的寒风和满天的星斗一起涌进屋来,冷就索性冷到底吧!一气呵成,他把这支美妙的旋律飞快地写了下来,立刻感到满屋荡漾的都是那玫瑰浓郁的芳香。

  玫瑰,玫瑰,

这就是舒伯特一直传唱至今的歌曲《野玫瑰》。

  原野上的红玫瑰。

  这是歌德的诗《野玫瑰》。不知怎么搞的,蓦然之间,寒冷的风和漆黑的夜,都不存在了,连周围的世界都不存在了,舒伯特的眼前只有那盛开的野玫瑰。他似乎闻到了野玫瑰浓郁的芳香,看到了顽皮孩子的身影……一段清新而亲切的旋律,就这样从浓重的夜色中,从苍茫的夜空中,从寒冷的夜风中飘来,在舒伯特的心里泛起如花的涟漪。他的心中充满芬芳和一天的星光灿烂。舒伯特加快了步伐,向家中走去,走着走着,被这旋律激动裹挟着,禁不住跑了起来,飞似的跑回家,立刻拿起笔和五线谱,把这段美妙的旋律写了下来。

  这就是一直传唱至今的歌曲《野玫瑰》。那一年,舒伯特才18岁。现在,这首歌曲的手稿已经价值连城。但当时舒伯特的手稿并不值钱。他的不朽名曲《流浪者》,当时只卖了两个古尔盾,他的《摇篮曲》只换来一份土豆;而前者在他死后40年出版商就赚了2700古尔盾,后者的手稿一百余年之后被拍卖了50万法郎。

  如果当年舒伯特的音乐就卖得如此大的价钱,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?我常常这样想。舒伯特一生和贫穷与疾病为伍。小时候,他一个极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一个苹果,他16岁起就离开家自己谋生。正是因为穷,他所爱的一个漂亮的姑娘无法忍受,在艺术和金钱中,选择了金钱,嫁给了一个富商,颇似今天眼眶子比眉毛高的姑娘傍大款,给舒伯特同时也给他所敬仰的艺术沉重的打击……舒伯特曾不止一次地说过:“我的心是永远痛苦的,我永远、永远也不能恢复了。”

  我有时会这样替舒伯特设想,如果突然之间舒伯特发了大财,再不用为两个人穿一件外衣或苹果的问题发愁了,大款舒伯特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我想这样的问题并不是舒伯特一个人会面临,每一个艺术家都有可能面临。人生处处充满着种种诱惑,艺术是一种诱惑,金钱也是一种诱惑,但当我想起这个问题,我为自己这一设想感到害怕。处于灯红酒绿美女鲜花包围之中的舒伯特,还会有那么多时间那么多激情那么多敏感善良的念头和灵感,捕捉到那么美丽的七彩音符,为我们创造出那么多无与伦比的音乐吗?我还会想,腰缠万贯的舒伯特在寒冷的冬夜街头路遇那个小男孩,还会如此富有同情心掏尽衣袋中所有的古尔盾给那个小男孩吗?不,那时的舒伯特根本不会自己一个人走在寒冷的街头,起码他会有人陪伴着(当然很可能是一位妙龄女郎),起码他会坐一辆豪华的马车,他根本不会有和那个小男孩在街头相遇的可能。那么,舒伯特还会给我们留下如此美妙的《野玫瑰》吗?

  中篇

  一分自信,一分成功;十分自信,十分成功。当你总是在问自己:我能成功吗?这时,你还难以摘取成功的花朵。当你满怀信心地对自己说:我一定能够成功。这时,人生收获的季节离你已不太遥远了。

  自信与自卑

  自信的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实现目标,自卑的人则只有凭借侥幸。

  美国是移民的天堂,但天堂里也有数不清的失意者,今年已经30多岁的亨利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他靠失业救济金生活,整天无所事事地躺在公园的长椅上,无奈地看着树叶飘零云朵飞走,感叹命运对自己不公。

  有一天,他儿时的朋友切尼迫不及待地告诉他:“我看到一本杂志,里面有一篇文章说拿破仑有一个私生子流落到了美国,并且这个私生子又生了好几个儿子,他们的全部特征都跟你相似,个子矮小,讲一口带法国口音的英语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新濠国际登录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